亦展

亦展。心头好是金光瑶。

LOF私信一般不看,联系用QQ1768832898

【曦瑶】拥桃笙

食用说明(必看!)

全篇曦瑶小甜饼,微量忘羡出没;

小学生文笔,如果有虫或者大瑕疵请指出;

关于兔儿神的设定参考了插入链接

一点碎碎念:其实是前年的产物!现在才想起来发(你这人)年更鸽王就是我没错了orz

如果以上都ok,祝食用愉快↓↓↓

       (一)

  民间有一神,称作『兔儿神』。

  相传兔儿神原名胡天保,爱慕着一位年轻的巡按御史,向其坦露心意却被无情杀死在枯木下,落了个爱而不得的悲剧。

   “阴司大人同情他的遭遇,便封他为『兔儿神』,专司人间两男相悦之事,他在封神立位后一心为互相爱慕的男子牵线搭桥,促成一桩桩美事,权作是了却自己未完成的遗憾。”

   年迈的老妇一边绣着牡丹,一边给自己的小孙女讲故事:“若有情投意合的两男子想要互结为契兄契弟,只消去供奉兔儿神的庙里诚心参拜,兔儿神便会显灵为二人做主。”

  小丫头两手托腮听得入迷,眨巴着大眼睛问讲故事的婆婆:“那现在兔儿神还在给人们牵红线吗?”

  婆婆摇了摇头,道:“现在世道不同以往啦,男子们不必将心思藏着掖着,参拜兔儿神的人自然变少了,至于牵红线……应当还是在牵吧。”

  一老一少在树下聊得融洽,根本不会想到她们的谈话会被地下的正主听了去。

  此时的兔儿神在姻缘殿堂里边看月老系红线边嗑瓜子,听到老妇的话后,不但没有业绩减少的烦闷,反而有些高兴:“民间两情相悦的男子都可成佳偶,实在是叫人愉快!”

  月老从一捆捆红线中挣扎出来,看了看兔儿神,又看了看满地的瓜子皮,无奈道:“你既然这么闲,不如去民间转悠转悠,就算没有男子需要你牵线,也比在我这待到长蘑菇强。”

  兔儿神想了一想,觉得月老的话有理,便不再打扰他工作,放下手中的瓜子,跑去凡间了。

       (二)

  他在地下听说如今的姑苏有一处仙府叫做『云深不知处』,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兔儿神便化作一只漂亮的雪兔,落在了云深不知处的兔子堆里。

  姑苏水土好,格外的养人,也养兔——不但经过兔群的白衣少年们个个眉清目秀,连他身边的兔子们也被喂养得白白胖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懒洋洋地趴在草坪上晒太阳。

  正值巳时,还不到午睡的时间。兔儿神晒够了太阳,便按耐不住的想要在这云深不知处逛逛。

  他刚想起身,忽然被一只大手捏住了后颈皮,整只兔子便悬空而起——他扭头去看,发现提着自己的是个束着马尾的黑衣青年,明眸皓齿,丰神俊朗,真真是个俊俏儿郎。

  那青年开口说话,话间的内容却不似外表看上去那样美好了:“二哥哥,我们把这只肥兔子烤来吃,你说好不好?”

  兔儿神顿时感到不妙,开始四肢并用的挣扎起来:“这娃娃居然想吃了本仙!”

  兔子形态的他力气实在是太小,根本挣脱不下来,好在出现了另一双手将他救下,这双手的主人不但将他护在臂弯处安抚着,还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谴责着黑衣青年的行为:“魏婴,云深不知处禁杀生。”

  正是被魏婴唤作“二哥哥”的人。此人眸色浅淡,姿容上乘,肤色白皙,清雅出尘。

  明明两人是不同的气质,站在一起却感觉分外的般配。

  魏无羡见兔子被拿走,假装委屈道:“可是我想吃肉嘛,我都两天没有吃肉了,你们蓝家的菜那么苦,我都吃不下去,要是没有肉吃,就没有力气和你说话,和你夜猎,自然也就没有力气和你天天……”

  许是自家道侣的话有几分道理,蓝忘机弯腰将兔儿神放下,道:“我带你去镇上吃。”

  “好诶!二哥哥我爱死你啦!”魏无羡扑到蓝忘机怀里蹭了蹭,拉着他向云深不知处的大门奔去。

  被放置在原地的兔儿神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感叹道:“这俩娃娃还真恩爱,一点也不比月老头牵的夫妻差啊……”

  地下的给红线打结的月老打了个喷嚏,用食指蹭了蹭鼻头,继续他的工作了。


  (三)

  忘羡二人的出现并没有打乱兔儿神的计划,他用兔形光明正大的在路上走,不但没有人阻拦,这些俊俏的少年们还要让路,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白团子;也有女修见他可爱,专门把他抱起揉两把兔头再放下的。

  一路走,一路玩,等他寻到一处感兴趣的建筑已是午时了。

  “藏书阁?”兔儿神念着牌匾上的字,心道:“自从死了以后忙于牵线,空闲时间看的不是阴司大人的生死簿子就是老月的姻缘册子,倒还真没再读过什么书了。这云深不知处的娃娃都仙气十足,想必和我爱慕的那位大人一样都饱读诗书,不如我溜进去瞧一瞧书香门第世家的书房是什么样的……”

  兔儿神说做就做。

  可事与愿违,他又是刚迈开前爪就被人提了起来——

  “嗷嗷又是哪个娃娃敢抓本仙!你们都不用午睡的吗!!!”兔儿神扑腾着,仰着脖子向后看是哪个小鬼如此粗鲁,却又是被惊艳了一把——提着他的是一个约莫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子,穿着胸口处绣着金星雪浪纹样的白色轻衣,软罗乌纱帽下是一张眉心点了朱砂的俊秀面皮;周身有着淡淡的瑞香花的气味,再加上眉眼时刻含着笑,这娃娃着实是讨人喜欢。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统领玄门百家的仙督金光瑶。

  金光瑶开口,声音也是清脆好听,温柔无比,“你这小东西,怎么跑到藏书阁的?是迷路了吗?”

  兔子形态的兔儿神无法说人话,但是三瓣嘴还是一张一合道:“本仙神通广大自己走来的,看在你这娃娃生的如此好看的份上,本仙就原谅你揪后颈皮了,不过你得带本仙进去看看……”

  金光瑶自然不懂兔语,他见这只白兔双耳翘起,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笑容更甚:“看来是从静室溜出来玩的,我在等人,不如你陪陪我吧,晚一些我再将你送回去。”

  说着便将兔儿神抱在怀里,走进藏书阁旁边的竹林。

  ???本仙是以为你要去藏书阁的?

  不容兔儿神拒绝,金光瑶已经抱着他坐在竹林中设置的一张竹椅上,抚摸着他顺滑的皮毛,自顾自地说起来:

  “有时候真羡慕你这种小动物,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不用干活还有人供养;我昨天处理宗务弄到一宿没睡,今天上午又有两家家主因为一点纠纷闹到我这里找我评理……好困啊,可是和二哥约了今日学琴,不可迟到。”

  “我的二哥就是你主人的兄长泽芜君,你应该见过的。二哥的能力很强,不但处理宗务很快,还有时间给弟子授课,金鳞台的事多又杂,阿凌还小得多历练些,没有人帮忙,所有的事就都得我一人管……”

  “也就只有在二哥这里才能放松些,聊聊天谈谈琴,稍微偷一下懒;等回了金鳞台,又是一摊子等我收拾……”

  兔儿神听这些牢骚,越发觉得金光瑶可怜:“啧啧啧,你这娃娃年纪轻轻就活得和月老头一样累,可怜啊……”

  金光瑶怎能知道这位神仙同情他的时候顺便还黑了一把他的同僚,又抱怨了一阵,感觉精神稍微提起了些,就搓了搓兔儿神的耳朵,换了个话题道:“小兔子,你说,爱而不得是不是很可怜?”

  兔儿神一愣,抬起脑袋看金光瑶,发现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中没了笑意,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我有一个秘密……”

  金光瑶抬头看了一圈周围,确认了并没有人偷听后,低低的说:“我心悦我的二哥,你说这是不是非常罔顾人伦的事?”

  “二哥为人和善,待谁都很好,尤其是对我就像对他的亲弟弟一样,教我练剑,教我弹琴,在大哥凶我的时候还会为我说话……可我竟然如此不知廉耻,妄想着和他在一起……好在二哥性子单纯,不懂我心里那点弯弯绕。”

  “我不敢和他坦明心迹,也不敢让别人知道。不然等到二哥娶妻生子,叫我怎么再有脸面对他和蓝夫人。”

  “我努力的往上爬,提高自己的地位,一是为了母亲的意愿,二是为了和他能光明正大的并肩站在一起。”

  “我们现在兄友弟恭地相处就很好,也许我应该满足了,可是人啊——一但得到了一点关爱,就贪婪的想要更多。”

  “他就像是天上的皎月,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这是秘密,你可不能和别的兔子说……”

  午时正是日头最烈的时候,灿烂的阳光照射进竹林,透过竹叶的间隙,打下斑驳点点的影子;金光瑶原本就精神不济,再叫这暖融融的日光一照,困意便又多了几分,头稍稍向后一仰就枕着椅背睡了过去——他实在太困,也没有管这个睡姿会给后脑和脖子造成多大的负担。

  兔儿神还沉浸在金光瑶的话语中,就看着他这么睡过去,好久才缓过来:“你这娃娃还真是痴情啊……不帮帮你还真对不起本仙的名号了!”

  他的肉身依旧在金光瑶的大腿上趴着,兔眼紧闭佯装睡觉的样子,人形模样的灵体已经钻出漂浮在空中,弯着腰端详着金光瑶的睡颜,再次赞叹着:“这云深不知处当真是仙府,里面的娃娃一个两个都这么好看。”

  现在就是蹲守在此,看看这娃娃口中的“二哥”究竟是何方神圣,然后用姻缘红线系上两人的手腕……

  兔儿神在心里盘算着,施法变出一根红色细线,扯着一头就要往金光瑶的藏在衣袖里的手腕上捆,却发现那处已经系了红线,缠了腕子足足十几圈。


      (四)

  兔儿神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纠缠的红线了,喃喃道:“怎么……莫非这娃娃的佳偶另有其人?瞧这圈数当真是感情深厚……”

  他还没感慨多久,背后就传来一个声音:“阿瑶,久等了……”

  来了!

  兔儿神立即回头。

  来人同样穿着绣着卷云纹家徽的白色校服,容貌与之前见到的白衣青年极其相似,但表情却要生动很多,走步虽然略显匆忙,但是看得出此人的心情很好。!

  今日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与义弟的见面时间,为了快一些赶到甚至在没有旁人的道路上疾行,可是还是让金光瑶等到睡着了,蓝曦臣感到有些抱歉。

  他自然看不到灵体形态的兔儿神,也没有刻意感知有别的灵力的存在,换句话说,他只顾着看那坐在竹椅上的人了。

  金光瑶对蓝曦臣的到来没有一丝戒备,他睡的正香,两只手覆在假寐的兔子身上,一人一兔的画面分外和谐。

  蓝曦臣走近,两手支在竹椅的扶手上,凑近了身体去看金光瑶的睡颜。

  兔儿神忽然有些奇怪这娃娃在做什么。他好奇地转到竹椅另一侧,正面看到了蓝曦臣的表情。

  尽管蓝曦臣垂着目,可是那满眼的柔情,教兔儿神心里一动:“这个娃娃不会是也对他的义弟有心思吧?”

  蓝曦臣果然没有让兔儿神失望。

  他看了一会儿金光瑶的睡颜,便凑上去,轻柔地在金光瑶额间那粒朱砂上落下一吻。

  “咦咦咦?!!”

  不等兔儿神震惊结束,蓝曦臣已经将小兔子从金光瑶的腿上移走,随手放在地上。他一手榄上金光瑶的左肩,一手俯下身子托住了膝弯,金光瑶就被稳稳地抱起,任由蓝曦臣带着往寒室方向去了。

  等两人快要出了竹林,兔儿神才反应过来,重新钻回兔子身体,撒腿紧跟蓝曦臣:“你这娃娃倒走得快,本仙还没给你牵绳呐!你抱的娃娃腕子上已经有了红线,万一对象不是你!有没有点危机意识——”

  蓝曦臣也不会兔语,他只是边走边看着抱金光瑶,深色眼眸肆无忌惮地流露着爱意。

  他想把金光瑶带去寒室,比起竹椅能睡得踏实些。

  ……至于这样的感情,是不能被阿瑶知道的,万一被察觉,不知会让这位义弟多难做。

  等兔儿神终于一颠一颠地跑到蓝曦臣脚跟前,边晃悠后蹄边仰头,就看见蓝曦臣托着膝弯的那只袖子翻起,漏出的一截手腕上有一抹眼熟的红色。

  兔儿神看见那个物什,忽然停下脚步,不跟着跑了。他在原地看着蓝曦臣带金光瑶进了寒室,叹了口气,语气欣慰又有些感叹:

  “唉,本仙当真是多操心了。”

  “你们两人的红线,不早就纠缠着系在一起,不分彼此了嘛。”

  
      (五)

  月老听到动静,转身看向刚回姻缘殿堂的兔儿神问:“怎么这么高兴?又促成一对良缘?”

  兔儿神笑得开心:“也算不上是本仙促成的,不过本仙很开心做了见证者。”

  这对义兄弟终有一天一定会互相袒露心意,他期待着两人的未来,也许会成为修真界的一段美谈。

  兔儿神在心里默默祝福着这对幽幽云深中彼此爱慕的人。

                                       ——《拥桃笙》Fin.
                                         2018.9.25    亦展

设定

人类不能再生活在恐惧中。没有东西能保护我们,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
当其他人在阳光下生活时,我们必须在阴影中和它们战斗,并防止它们暴露在大众眼中,这样其他人才能生活在一个理智,平常的世界中。
控制,收容,保护。
                                             ——《关于scp基金会》

姓名:蓝涣(蓝曦臣)
性别:男
年龄:28岁
级别:LEVEL5
代号:泽芜(编号5-01)
职务及职称:云深基地驻地指挥官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
①曾多次与同一D级人员(编号D-170)亲密接触,并为其提交免除服役的申请书,疑似产生不必要感情,且申请书上5级人员签名不足三人,故驳回申请。
②对其退役申请审批中。

姓名:蓝湛(蓝忘机)
性别:男
年龄:25岁
级别:LEVEL5
代号:含光(编号5-02)
职务及职称:“Cyan Dragon”机动特遣队队长
婚育史:已婚
配偶:魏婴(魏无羡)
附加备注:
①在执行收容scp-040的任务中不慎站立在其能力影响范围内,但经过多项心理素质测试,各项指标均显示正常,表明本身并未受其项目的能力影响。
②考虑到对象对其配偶夷陵(编号5-04)感情深厚,为避免将私人感情代入工作,同时夷陵本人拒绝调职,驳回对象提交的将夷陵调职至青龙机动特遣队的申请。

姓名:金子轩
性别:男
年龄:25岁
级别:LEVEL5
代号:悦离(编号5-03)
职务及职称:金鳞台基地驻地指挥官
婚育史:已婚
配偶:江厌离
附加备注:
①多次在其妻子孕期期间擅自离职回家探望,虽对工作进程无较大影响,但仍给予扣除奖金惩罚。
②在其父亲罪行败露后,同泽芜(编号5-01)行为相近,与一名D级人员(编号D-170)近距离接触。

姓名:魏婴(魏无羡)
性别:男
年龄:25岁
级别:LEVEL5
代号:夷陵(编号5-04)
职务及职称:“Rosefinch”机动特遣队队长
婚育史:已婚
配偶:蓝湛(蓝忘机)
附加备注:
①在执行收容scp-038的任务中不慎触摸到项目的树干部分,项目迅速克隆出与夷陵的外貌、身高、DNA等数据完全相似的人(编号scp-038-180),scp-038-180由于快速生长到了母体的原有年龄,仅生存了两周便身体发酵死去,尽管如此,夷陵依然坚持为其起了一个名字:“莫玄羽”。
②由于本人拒绝调职至“Cyan Dragon”机动特遣队,基金会决定尊重对象要求,仍然担任“Rosefinch”机动特遣队队长

姓名:江澄(江晚吟)
性别:男
年龄:24岁
级别:LEVEL5
代号:三毒(编号5-05)
职务及职称:莲花坞基地驻地指挥官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待补充

姓名:聂明玦
性别:男
年龄:32岁
级别:LEVEL5
代号:赤峰(编号5-06)
职务及职称: 不净世基地驻地指挥官
                          D级人员调配负责人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待补充(scp-034)

姓名:孟瑶(金光瑶)
性别:男
年龄:23岁
级别:D级/E级
代号:无(编号D-170)
职务及职称:协助safe及以上试验的小白鼠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
①因贩毒罪入狱,需服役20年。入狱一年后,为获得减刑主动要求成为E级人员
(要求已批准,但考虑到对象仍然是罪犯身份,只给予D级人员编号)
②目前担任scp-014的宿主,享受在每月的D级人员处决中得到赦免的权利,并且可以每日向基地要求提供合理范围内的日用品和书籍作为担任宿主的奖励。
③对其恢复自由并更改等级为LEVEL0的申请正在审批中。

姓名:苏涉
性别:男
年龄:24岁
级别:LEVEL4
代号:悯善(编号04-07)
职务及职称:云深基地组织部部长&基地巡查员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
①由于D-170的服役地区变动,04-07也紧随其后提出调职申请(就职基地变动顺序:云深—不净世—云深—金鳞台—云深)
②距记录,对象多次申请提取scp-500的复制品(由scp-038复制)并得到批准,现已确认药品的去向为D-170的宿舍。

姓名:江厌离
性别:女
年龄:24岁
级别:LEVEL3
代号:悦轩(编号03-211)
职务及职称:金鳞台基地档案管理员&厨娘
婚育史:已婚(1孕1子)
配偶:金子轩
附加备注:
①原职务为莲花坞基地驻地高级探员,由于同悦离(编号5-03)成婚调职至金鳞台基地。
②介于对象的生育造成悦离(编号5-03)、夷陵(编号5-04)、三毒(编号5-05)等多位5级工作人员情绪动荡,工作状态不稳定,经基金会亚洲分部监督者决定,特批对象休假12个月,调职为厨娘,待其子金凌(编号00-1768832898)成长到5岁后考虑恢复原工作职位。

姓名:温情
性别:女
年龄:26岁
级别:LEVEL4
代号:医仙(编号04-09)
职务及职称:莲花坞基地高级驻地医生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
①原为贩毒组织“不夜天”成员,后与其弟弟鬼将军(编号04-10)脱离组织自首,并主动向警方提供情报,得到无罪赦免。
②在夷陵的介绍下进入莲花坞基地工作,现为scp基金会亚洲分部首席心理咨询师。

姓名:温宁
性别:男
年龄:24岁
级别:LEVEL4
代号:鬼将军(编号04-10)
职务及职称:“Rosefinch”机动特遣队副队长
婚育史:未婚
配偶:无
附加备注:
①原为贩毒组织“不夜天”成员,后与其姐姐医仙(编号04-09)脱离组织自首,并主动向警方提供情报,得到无罪赦免。
②在夷陵的介绍下进入莲花坞基地工作,是夷陵领导机动特遣队的第二主力。

备注:
“Rosefinch”机动特遣队——“朱雀”机动特遣队
“Cyan Dragon”机动特遣队——“青龙”机动特遣队

曦瑶中长篇预定,带微量忘羡和追凌。

这个脑洞的私设蛮多的,会把自己家族和几个出名的祖先也写进去,也算是没荒废我家世代驯蛇和制香的基业……希望不会鸽。

主要是想写曦瑶的故事,然后就是太想把蛇和香的元素融合进去了……

也许某天我会和我祖先一样死于蛇咬(?)

猫耳耀www

Model:

画集China---kk様

猫耳 (Nekomimi) 様---TehPuroisen様

ネコ---ぽん之助坂様

Stage&Prop:

シャクヤク---いつものほん様

草むら---いつものほんCloud9様

 

MME:

Diffusion---そぼろ様

 

Tool:

MikuMikuDance  Format Factory  PhotoShop PMDEditor